Blog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和 Pfizer(辉瑞)将为全球的烟草依赖症提前治疗提供新的经费

By globalbridges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在梅奥诊所主办的 Healthcare Alliance for Tobacco Dependence Treatment(烟草依赖症治疗保健联盟)和 Pfizer Independent Grants for Learning & Change(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简称 IGLC)同意颁发新一轮用于美国境外项目的补助基金,从而继续我们成功的伙伴关系。新基金中有高达 USD200 万将被用来支持下列类别的项目: 针对保健专业人员扩展成熟可靠的烟草依赖症治疗培训计划; 由保健专业人员主导的烟草政策宣传;和 根据证据和最佳做法制定新的保健专业人员培训计划。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和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有望在 2014 年 2 月初联合发布征求建议书 (Request for Proposals, RFP)。意向书(英文版)将在 3 月初发布。提案将由 Global Bridges(世界桥)组建的一支独立专家评审团来审核。 Global Bridges(世界桥)主席 Richard D. Hurt(医学博士)说,“Global Bridges(世界桥)十分高兴在这方面与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合作。自 2010 年成立以来,Global Bridges(世界桥)的地区合作伙伴培训了来自 61 个国家的超过 2400 名保健服务提供者。我们感到高兴的是,这项新计划将提供更多机会来建设网络和扩大对烟民提供有效治疗的范围。”本计划将加强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与基于加利福尼亚旧金山大学为美国项目提供经费的 Smoking Cessation Leadership Center(戒烟领导中心)之间的类似伙伴关系。戒烟领导中心自愿参加这项工作。 Pfizer(辉瑞)在 2010 年中期向梅奥诊所提供独立补助基金,用于建立 Global Bridges(世界桥)计划;为 American Cancer […]

Read more...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和 Pfizer(辉瑞)将为全球的烟草依赖症提前治疗提供新的经费

By Global Bridges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在梅奥诊所主办的 Healthcare Alliance for Tobacco Dependence Treatment(烟草依赖症治疗保健联盟)和 Pfizer Independent Grants for Learning & Change(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简称 IGLC)同意颁发新一轮用于美国境外项目的补助基金,从而继续我们成功的伙伴关系。新基金中有高达 USD200 万将被用来支持下列类别的项目: 针对保健专业人员扩展成熟可靠的烟草依赖症治疗培训计划; 由保健专业人员主导的烟草政策宣传;和 根据证据和最佳做法制定新的保健专业人员培训计划。 Global Bridges(世界桥)和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有望在 2014 年 2 月初联合发布征求建议书 (Request for Proposals, RFP)。意向书(英文版)将在 3 月初发布。提案将由 Global Bridges(世界桥)组建的一支独立专家评审团来审核。 Global Bridges(世界桥)主席 Richard D. Hurt(医学博士)说,“Global Bridges(世界桥)十分高兴在这方面与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合作。自 2010 年成立以来,Global Bridges(世界桥)的地区合作伙伴培训了来自 61 个国家的超过 2400 名保健服务提供者。我们感到高兴的是,这项新计划将提供更多机会来建设网络和扩大对烟民提供有效治疗的范围。”本计划将加强辉瑞学习与变革独立补助金与基于加利福尼亚旧金山大学为美国项目提供经费的 Smoking Cessation Leadership Center(戒烟领导中心)之间的类似伙伴关系。戒烟领导中心自愿参加这项工作。 Pfizer(辉瑞)在 2010 年中期向梅奥诊所提供独立补助基金,用于建立 Global Bridges(世界桥)计划;为 American […]

Read more...

电子烟:奇迹还是公众健康的威胁?

By Thomas Glynn

编者注:经美国癌症协会的专家之声博客允许本博文经过改编。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宣布,该机构正在采取措施将电子烟作为烟草产品进行监管。很多其他国家的监管机关已经采取了类似措施。 电子烟与标准香烟外观相似,但它使用电池和雾化器进行加热,从而向使用者在吸入时递送雾化尼古丁。电子烟既被描绘成吸烟恶果的神奇解药,又被视为公众健康的严重威胁。 作为饱受争议的产品,电子烟的真正性质很可能介乎两者之间。 彼此矛盾的观点 支持电子烟的人提出的好处包括: 电子烟能够递送尼古丁却不同时递送常规点燃的香烟所递送的7,000多种其他化学物质。 不产生二手烟。 外观与常规香烟类似,提供相似的触觉和视觉——以特定方式夹烟、鲜明的烟蒂、吐烟圈等等——这些都是烟民的习惯(或者甚至是烟民的心理依赖)。 可能帮助烟民戒烟。 顾虑电子烟的人警告指出电子烟缺乏如下方面的科学数据: 安全性——使用者无法确定他们吸入的到底是什么,因为电子烟尚未经过彻底、独立的检测。并且,由于众多不同的厂家生产电子烟,其生产过程没有质量保证。 电子烟是否能帮助戒烟。 电子烟是否能够递送足够的尼古丁满足戒烟效果。 二手雾气的影响。 使用电子烟是否会鼓励那些原本会戒烟的人继续抽烟——以及是否鼓励他们仅在非吸烟环境下才使用电子烟。 年轻人是否会通过电子烟迈入吸常规卷烟的大门。 通过上述清单不难看出电子烟为何成为争论的焦点。 提供科学证据 解决这一争论并最终改善公众健康只有一个解决方案。从两个多世纪的公众健康发展中我们知道,这个解决方案就是靠科学说话。 只有取得可靠、独立的数据后,我们才能也应该做出证据确凿的决定和建议。 受人尊敬的一群国际科学家最近建议采取这种方式,并列出了一个清晰的研究日程表,以帮助确定这种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1)。 采用另一种方法——基于各种意见和轶事制定公众健康政策——对公众无益,并且最终会损害两种观点。 通过帮助部分烟民戒烟,电子烟可能对公众健康做出重要贡献,但是截止目前,电子烟不可能成为“神奇解药”,而充其量不过是戒烟工具。 我们希望研究和监管过程进展地更快些。如果电子烟被证明不安全、无效,那么我们希望转而使用其他方法,以降低吸烟引起的巨大负担。如果电子烟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那么烟民可以将它们纳入可以终结抽烟习惯、延长寿命的解药单中。 托马斯·格伦博士,世界桥联合调查员,美国癌症协会癌症科学与趋势理事、国际癌症控制理事。 参考资料 Etter JF, et al. Electronic nicotine delivery systems: A research agenda. Tobacco Control. 2011;20:243.  

Read more...

我们充分了解水烟吗?

By Omar El Shahawy

抽水烟是否比使用其他类型的烟草危害更大?水烟的尼古丁递送量有多少?在全球范围内打击水烟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吗? 这些问题已经在烟草控制圈内讨论有些时间了。 水烟(也称为shisha、goza或 hubbly bubbly)作为一种尼古丁递送途径尚未得到充分研究。目前的研究已经揭开了水烟的部分面纱——与香烟相比,水烟并非“轻微”的抽烟方式,水烟所使用的水并不能过滤掉烟中的任何有害物质。 评估危害 确定吸食水烟的尼古丁含量是烟草控制调查人员所面临的挑战。评估的困难在于,水烟递送的尼古丁量取决于准备一次水烟所使用的烟草种类和数量以及吸食一次水烟所持续的时间。 另外,所递送的尼古丁量取决于一次抽烟所持续的时间、频率和吸入的深度。最近,几项研究将这些变量标准化,以期对照香烟评估水烟的危害。调研结果显示,水烟的尼古丁递送量与烟草的尼古丁递送量相当。藉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两种抽烟方式都能造成依赖。 或许最令人惊叹的事实是,与香烟相比,水烟导致碳氧血红蛋白的血浆水平更高,并导致吸入的烟量增加了50倍,从而可能与更多的疾病和死亡有关。 测量使用 评估水烟危害所面临的挑战并不仅限于评估生化过程——监测水烟的使用也很困难,因为很多抽水烟的烟民并不认为自己是烟民。相反,他们认为自己仅是简单的参加了“社交抽烟”。 与吸食香烟相比,抽水烟的确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社交活动——一群群的人在特定的咖啡馆里吸食水烟很长时间,而且烟民之间还可以分享水烟的烟嘴。由于水烟具有独特而舒适的香味,它更加使吸食者误以为水烟比香烟的危害更小。 最后,这又鼓励烟民抽更多的水烟——直到最终成为每日一烟的烟民。事实上,社交特点增加了水烟瘾。 水烟可能比香烟的危害更大、更容易上瘾,但人们对它的关注不够,人们认为它并不是非常致命的尼古丁递送途径。世界桥作为不断发展壮大的网络,通过分享专门针对水烟使用的最佳实践和治疗项目,处于处理这一新出现的流行病的绝佳位置。 参考资料 Maziak W. The global epidemic of waterpipe smoking. Addictive Behaviors. 2011 Jan-Feb;36(1-2):1-5. Cobb CO, et al. Waterpipe tobacco smoking and cigarette smoking: A direct comparison of toxicant exposure and subjective effects. Nicotine & Tobacco Research. 2011 Feb;13(2):78-87. Chaouachi K. Assessment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