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充分了解水烟吗?

抽水烟是否比使用其他类型的烟草危害更大?水烟的尼古丁递送量有多少?在全球范围内打击水烟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吗?

9Nov2011-blog151-photo1

这些问题已经在烟草控制圈内讨论有些时间了。

水烟(也称为shisha、goza或 hubbly bubbly)作为一种尼古丁递送途径尚未得到充分研究。目前的研究已经揭开了水烟的部分面纱——与香烟相比,水烟并非“轻微”的抽烟方式,水烟所使用的水并不能过滤掉烟中的任何有害物质。

评估危害

确定吸食水烟的尼古丁含量是烟草控制调查人员所面临的挑战。评估的困难在于,水烟递送的尼古丁量取决于准备一次水烟所使用的烟草种类和数量以及吸食一次水烟所持续的时间。

另外,所递送的尼古丁量取决于一次抽烟所持续的时间、频率和吸入的深度。最近,几项研究将这些变量标准化,以期对照香烟评估水烟的危害。调研结果显示,水烟的尼古丁递送量与烟草的尼古丁递送量相当。藉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两种抽烟方式都能造成依赖。

或许最令人惊叹的事实是,与香烟相比,水烟导致碳氧血红蛋白的血浆水平更高,并导致吸入的烟量增加了50倍,从而可能与更多的疾病和死亡有关。

测量使用

评估水烟危害所面临的挑战并不仅限于评估生化过程——监测水烟的使用也很困难,因为很多抽水烟的烟民并不认为自己是烟民。相反,他们认为自己仅是简单的参加了“社交抽烟”。

与吸食香烟相比,抽水烟的确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社交活动——一群群的人在特定的咖啡馆里吸食水烟很长时间,而且烟民之间还可以分享水烟的烟嘴。由于水烟具有独特而舒适的香味,它更加使吸食者误以为水烟比香烟的危害更小。

最后,这又鼓励烟民抽更多的水烟——直到最终成为每日一烟的烟民。事实上,社交特点增加了水烟瘾。

水烟可能比香烟的危害更大、更容易上瘾,但人们对它的关注不够,人们认为它并不是非常致命的尼古丁递送途径。世界桥作为不断发展壮大的网络,通过分享专门针对水烟使用的最佳实践和治疗项目,处于处理这一新出现的流行病的绝佳位置。

参考资料

  1. Maziak W. The global epidemic of waterpipe smoking. Addictive Behaviors. 2011 Jan-Feb;36(1-2):1-5.
  2. Cobb CO, et al. Waterpipe tobacco smoking and cigarette smoking: A direct comparison of toxicant exposure and subjective effects. Nicotine & Tobacco Research. 2011 Feb;13(2):78-87.
  3. Chaouachi K. Assessment of narghile (shisha, hookah) smokers’ actual exposure to toxic chemicals requires further sound studies. Libyan Journal of Medicine. 2011 May 11;6.
  4. Vansickel AR. Waterpipe tobacco products: Nicotine labeling versus nicotine delivery. Tobacco Control. 2011 Jun 2.
  5. Rastam S, et al.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waterpipe and cigarette suppression of abstinence and craving symptoms. Addictive Behaviors. 2011 May;36(5):555-9.
  6. Kulwicki A, et al. Arab-American adolescent perceptions and experiences with smoking. Public Health Nursing. 2003 May-Jun;20(3):177-83.
  7. Nakkash RT, et al. The rise in narghile (shisha, hookah) waterpipe tobacco smoking: A qualitative study of perceptions of smokers and non-smokers. BMC Public Health. 2011 May 14;11:315.